读“逃出你的肖申克”(上)

看mind hecks的这篇文章,我就像哥布伦发现新大陆一般欣喜若狂,它让我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以前的那些无法解释的问题,突然矛塞顿开。为什么有的人想法出会跟你不一样?为什么明明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人看来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

这些种种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现象,只不过是大脑的两个区域在做怪,一个理性区域和原始区域!所谓原始区域在几十万年的进化中适应特定的社会背景才遗传下来 的心理机制,判断,决策,然而,我们的天性还没有为此准备好,我们才进入到现代社会几百年,想比之下,想对数十万年来说,只不过弹指一挥间,进化的齿轮, 要经过一代代繁殖淘汰,事实上根本还没来不及跟上,所以我们还是使用的适应远古社会的心理和生理机制。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你看到的现象:)

文章中还有很多有趣的地方,现做了一些摘录:

1.切身体验
亲身经历一个负性事情所带来的记忆要比看着或者听说别人遭受同样的事情所感受到的要强烈的多,形成的负性条件反射要迟久的多。

2.别人口中的故事
别人的故事也许只是他们的想法,你自己亲身经历同样的事情也许完全会是另外一种想法了。

3.为什么
别人在告诉你一个道理时往往只能告诉你怎么做(how),而很难说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why),他们自己也不一定说得清楚!

4.世界是复杂的
人们根本无法确切保证A选项一定优于B选项:比如 ,好好学习并不一定有好的前途;不好好学习也并不一定以后就一塌糊涂。 吸烟不一定短命,不吸烟也不一定长寿。坚持到底不一定胜利,不坚持到底也不一定是失败(要学会放弃)。这个世界太复杂来,各种错综复杂的因素相互影响,单一因果来解释事件几乎总是不恰当的

5.未来是不确定的
你几乎永远也听不到有足够说服力的证据告诉你“只要…,就一定能够….”,因为这个世界有太多因素不确定,除了来自己的因素比较可控,外界因素几乎完全不能够控制和预测。成功不仅仅取决于个人因素,个人因素往往只是成功的一个既非充分又非必要条件。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是如此,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改善个人因素的确能够大大增加成功的几率

6.别人的道理,自己的事情。
解决“知识经验跨情境转移失败”的问题?除了多多反省观察自己之外,在面对问题的时候多抽象其本质也是一个有力的办法,正是表面不 相似性阻碍了知识的迁移运用,我们常说有些人善于看到事物的本质,这样的人往往就是那些聪明人,因为他们更能够举一反三,将一个地方领悟的道理推广到另一 个看上去很不一样的地方。

7.认知失调与自我辩护
如果我们在听到别人的道理之前已经有了一个心理上的倾向,那么即便别人给出一个有一定说服力的理由,根据认知失调理论,我们也会竭力为自己辩护;又由于世界是复杂的,所以我们几乎总是能够找到辩护的借口——“上次报纸上说一个英国老太太每天必吸一支烟,活了一百多岁呢。” (《Mistakes were made(but not by me)》)(此段是原话)

8.失败即成功
失败是成功之母。在失败的事情中告诉你的信息一点儿也不比成功时间中的少,或许还能得到更多 的东西。

9. 情绪对照
经历了失败之后,我们在做“正确”的事情的时候便会觉得更理直气壮。如果没有经历失败后的糟糕记忆,我们就算理性地认识到目前的做法是更合适的,也很难从情绪上强烈地感受到这么做的“正确感”

10. 天性。(个人最喜欢的是就是这一段)
我们有很多根植在大脑中的进化选择出来的天性(《Mean Genes》《进化心理学》《Predictably Irrational》《别做正常的傻瓜》《摇摆(Sway):难以抗拒的非理性诱惑》Behavioral Economics)。 在判断与决策时这些天性的优先级总是最高的。然而,由于这些天性是在远古社会选择适应的,并不适应短短几百年我们才迈入的现代社会,所以我们总是听到内心 两个声音吵架。比如我们的天性是目光短浅,只看到眼前利益(也许这对物质匮乏的远古社会是适应的)。所以即便有时候别人说服我们应该往长远考虑一些,他自 己就曾经吃过只看眼前的亏,然而你的内心一个声音仍然在高叫着“管他呢!”。

如果在你没有很多钱的时候,有人告诉你,钱多的人并不更加幸福;钱与幸福感几乎不相关。你会相信吗?就算他拿出非常严谨、权威、科学的心理学研究结 果(《撬动幸福》),也许你没法反驳,但你内心仍然还会有另一个声音在高喊:“管他的,还是让我先发了财再来担心这个问题吧”,我们似乎有两个大脑,一个理性区域(很可能定位于进化史上较晚近出现的新皮层(neocortex), 这个皮层被认为是高级认知推理能力的所在),和一个原始区域。这两个区域并不总是合作无间的,很多时候我们面临两难决策的时候仿佛内心有两个声音在争吵, 就是它们在吵架呢——理性的大脑告诉你应该这么做,但是直觉却大喊应该那么做。到底怎么做呢?最终只有一个办法能够弄清楚——实验。但如果别人实验了之后 告诉你幸福与钱并不想干,你会怎么看?在无可辩驳的证据面前你的理性大脑是被说服了,但是你的另一个大脑却根本不买帐,它的工作机制是:没钱就用焦虑来驱 动你,让你寝食不安,等你挣到钱了,就给你短暂的满足感,之后让你迅速习惯于这点满足感,迫使你把目光投向更多的钱(进一步用焦虑来驱使你去赚更多的 钱)。为什么你自己的大脑会跟你过不去呢?为什么它总是不让你开心呢?很简单,如果你总是感到满足的话,就不会去进取,在一个残酷的优胜劣汰的竞争环境 中,你的这种不思进取的基因很快就会被淘汰。经过了漫长的筛选,如今剩下来的基因几乎都是挣钱机器(《Mean Genes》)。

贪婪、嫉妒、短视、投机,这些天性也许在远古社会曾经成功地让我们的祖先占取了生存繁殖优势(并不像某些宗教书籍说的这些是所谓“原罪”,它们只不 过是适应于特定社会背景的进化心理机制、判断的与决策的heuristics而已),然而现代社会的情境已经改变,分享、合作、交流、长远、诚实,这些才 是在现代社会获得成就的方法,但由于我们的天性还没为这个社会准备好(进化是需要时间的,由于人类进入现代社会的时间太短,才区区数百年,和漫长的几十万 年想必只好比一瞬,进化的齿轮——需要经过一代代繁殖淘汰——根本还没来得及跟上,所以我们仍然在使用着适应远古社会的心理和生理机制),因此,我们常常需要用理性的声音去说服内心的原始人。幸运的是,我们可以,前提是我们必须首先了解自身。

11. 习惯。
也许,对付我们强大的习惯的最佳办法是将自己认为正确的(不管是自己经过困难或失败而领悟的,还是看到书上或听到别人说的)写下来,并常 常拿出来翻看。事实上,我的经验是,在写下来的时候我们的大脑会进入到理性分析模块,进一步检验和推理那些道理,我们越是对一个道理审视的详细、深入、全 面,大脑中留下的印象深刻,从记忆加工的角度来说,这叫深度加工,带来的结果就是该记忆与更多的提取线索相关联,于是便能够在更多的场景下被唤起(而不是 被以往的习惯直接覆盖)(《找寻逝去的自我》)。

如果对本文章感兴趣请看原文

“读“逃出你的肖申克”(上)”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