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写是为了更好的思考”

书写是为了更好的思考,这篇文章很好的诠释了书写的重要,如果不想为博客而博客,那么赶快找个博客写下自己的心路旅行吧。

书写是对思维的备忘

我们的工作记忆资源是有限的,认知负荷也是一样,将思维过程记录下来,让我们可以完全的回溯自己的思维轨迹。

书写是对思维的缓存

我们在头脑中思考问题的时候就往往只能将几个最重要的核心概念保持在工作记忆中!人类的理性之光能够走得如此之远正是因为用纸笔缓存思考的中间结果!

书写是与自己的对话

用黑底白字书写自己的思想,将空出来的思维精力用于反思你自己的观点。

这样就可以在思考一个问题的同时对自己的思考进行反思!

书写是与别人的交流

每个人的的思维都有一些盲点,写下来, 与别人交流,每个人的盲点不一样,你的盲点可以在别人那里得到补充,别人的盲点也可以被你纠正,最重要的价值就在于此。除了盲点之外,我们对于自己的知识 体系中的缺口一般是很难觉知的,而把自己的思考写出来让别人发现漏洞,则是对自己知识体系的善莫大焉。

语言自己也会思考

你会因为用了某个特定的词语从而想到另一个词语,你写着写着就会发现一些词语就像本身有灵性一样,将其他的词语都带出来了。

我知道很多人不书写的原因是因为觉得没有什么可写的,其实这是一个怪圈,你越是不开始书写,总是拿有限的思维缓存去默想一个问题,就越是没有内容可以写,如果你逼着自己将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写下来,看着自己写的内容,试着进一步拓展它们,就有可能在理性的道路上走得很远,很远。祝大家书写快乐!

如果对本文章感兴趣请看原文

读“逃出你的肖申克”(下)

接着读“逃出你的肖申克”(上)来继续摘录:
12.很傻很天真的反射条件
条件反射是一个很傻很天真的系统–我们碰一鼻子灰后,往往会选择放弃自己的做法。没有好的结果并不代表你的过程就错了。同样,结果正确,也并不代表方法一定正确。客观的做法是:看重过程,而不是看重单次的结果――因为再好的过程也可能会偶尔失利,但从长远来统计,好的过程总体上必然导致更好的结果

13. 认知偏差
我们有着各种各样系统的认知偏见:我们经常对事物作出错误的解释和归因(即便自己是亲历者),有时甚至反而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人们都习惯将失败归因于外界因素,将成功归因于自己的能耐。(心理学把这个称为自我服务偏差)。

14.情绪系统
一概而论地听取直觉的意见或者一概而论地不听取,而是将它当成一个启发式的判断,然后利用自己的理性大脑对其进行进一步的客观的、逻辑的检验我们是一定程度上能够驾驭情绪系统的,情绪系统毕竟只是我们的进化工具箱中的决策系统之一,,而不是全部。另外始终别忘了情绪系统只是一个比较粗糙的判断决策系统,并且它很多时候是为了适应远古社会而非现代社会的!

15.理性的力量
普通人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聪明人从别人的错误中学习。 人类最强大的另一个能力则是归纳和推理--我们可以仔细地,理性地思考、权衡各个选择的利弊,而不仅仅满足于情绪上的判断。我们在大脑中走得越远,在现实中就走得越稳。我们在大脑中失败的次数越多,在现实中失败的次数就越少。 直到实在没法在事先知道答案(你所面临的问题是任何前人都没有探索过的),才必须亲自探险,那个时候,我们就不再是在重复别人走过的老路,而是探索者,创新者,因为我们站在了别人的肩膀上。

15.忠告
事实上,现代社会人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就是能否从别人的错误中学习,往往是这类人能够迅速走在别人的前面,在别人跌倒的地方跳过去。 如果我们事必躬亲,那么历史绝对不会进步,我们只会每个人从生下来开始都将别人犯过的错误再犯一遍,将别人趟过的泥潭再趟一遍,阳光底下就真的没有新鲜事 了,历史就真的永远重复他自己了。然而历史告诉我们绝非如此,虽然很多人都会甚至需要自己犯一犯某些错误,但同样也有很多人能够在别人的错误中学习。

这是一个信息社会,所有人的经验教训,所有人的知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以互联网为媒介传播开来,不管我们关注什么主题,总能迅速找到一堆书,论坛,网页,然而能否从中获取知识,避免做别人做过的俯卧撑,就看你有没有一双能够辨识的眼睛,和善于思考的心智(见《如何清晰地思考》),否则在海量的信息面前就永远只能是来打酱油的。

如果对本文章感兴趣请看原文

读“逃出你的肖申克”(上)

看mind hecks的这篇文章,我就像哥布伦发现新大陆一般欣喜若狂,它让我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以前的那些无法解释的问题,突然矛塞顿开。为什么有的人想法出会跟你不一样?为什么明明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人看来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

这些种种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现象,只不过是大脑的两个区域在做怪,一个理性区域和原始区域!所谓原始区域在几十万年的进化中适应特定的社会背景才遗传下来 的心理机制,判断,决策,然而,我们的天性还没有为此准备好,我们才进入到现代社会几百年,想比之下,想对数十万年来说,只不过弹指一挥间,进化的齿轮, 要经过一代代繁殖淘汰,事实上根本还没来不及跟上,所以我们还是使用的适应远古社会的心理和生理机制。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你看到的现象:)

文章中还有很多有趣的地方,现做了一些摘录:

1.切身体验
亲身经历一个负性事情所带来的记忆要比看着或者听说别人遭受同样的事情所感受到的要强烈的多,形成的负性条件反射要迟久的多。

2.别人口中的故事
别人的故事也许只是他们的想法,你自己亲身经历同样的事情也许完全会是另外一种想法了。

3.为什么
别人在告诉你一个道理时往往只能告诉你怎么做(how),而很难说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why),他们自己也不一定说得清楚!

4.世界是复杂的
人们根本无法确切保证A选项一定优于B选项:比如 ,好好学习并不一定有好的前途;不好好学习也并不一定以后就一塌糊涂。 吸烟不一定短命,不吸烟也不一定长寿。坚持到底不一定胜利,不坚持到底也不一定是失败(要学会放弃)。这个世界太复杂来,各种错综复杂的因素相互影响,单一因果来解释事件几乎总是不恰当的

5.未来是不确定的
你几乎永远也听不到有足够说服力的证据告诉你“只要…,就一定能够….”,因为这个世界有太多因素不确定,除了来自己的因素比较可控,外界因素几乎完全不能够控制和预测。成功不仅仅取决于个人因素,个人因素往往只是成功的一个既非充分又非必要条件。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是如此,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改善个人因素的确能够大大增加成功的几率

6.别人的道理,自己的事情。
解决“知识经验跨情境转移失败”的问题?除了多多反省观察自己之外,在面对问题的时候多抽象其本质也是一个有力的办法,正是表面不 相似性阻碍了知识的迁移运用,我们常说有些人善于看到事物的本质,这样的人往往就是那些聪明人,因为他们更能够举一反三,将一个地方领悟的道理推广到另一 个看上去很不一样的地方。

7.认知失调与自我辩护
如果我们在听到别人的道理之前已经有了一个心理上的倾向,那么即便别人给出一个有一定说服力的理由,根据认知失调理论,我们也会竭力为自己辩护;又由于世界是复杂的,所以我们几乎总是能够找到辩护的借口——“上次报纸上说一个英国老太太每天必吸一支烟,活了一百多岁呢。” (《Mistakes were made(but not by me)》)(此段是原话)

8.失败即成功
失败是成功之母。在失败的事情中告诉你的信息一点儿也不比成功时间中的少,或许还能得到更多 的东西。

9. 情绪对照
经历了失败之后,我们在做“正确”的事情的时候便会觉得更理直气壮。如果没有经历失败后的糟糕记忆,我们就算理性地认识到目前的做法是更合适的,也很难从情绪上强烈地感受到这么做的“正确感”

10. 天性。(个人最喜欢的是就是这一段)
我们有很多根植在大脑中的进化选择出来的天性(《Mean Genes》《进化心理学》《Predictably Irrational》《别做正常的傻瓜》《摇摆(Sway):难以抗拒的非理性诱惑》Behavioral Economics)。 在判断与决策时这些天性的优先级总是最高的。然而,由于这些天性是在远古社会选择适应的,并不适应短短几百年我们才迈入的现代社会,所以我们总是听到内心 两个声音吵架。比如我们的天性是目光短浅,只看到眼前利益(也许这对物质匮乏的远古社会是适应的)。所以即便有时候别人说服我们应该往长远考虑一些,他自 己就曾经吃过只看眼前的亏,然而你的内心一个声音仍然在高叫着“管他呢!”。

如果在你没有很多钱的时候,有人告诉你,钱多的人并不更加幸福;钱与幸福感几乎不相关。你会相信吗?就算他拿出非常严谨、权威、科学的心理学研究结 果(《撬动幸福》),也许你没法反驳,但你内心仍然还会有另一个声音在高喊:“管他的,还是让我先发了财再来担心这个问题吧”,我们似乎有两个大脑,一个理性区域(很可能定位于进化史上较晚近出现的新皮层(neocortex), 这个皮层被认为是高级认知推理能力的所在),和一个原始区域。这两个区域并不总是合作无间的,很多时候我们面临两难决策的时候仿佛内心有两个声音在争吵, 就是它们在吵架呢——理性的大脑告诉你应该这么做,但是直觉却大喊应该那么做。到底怎么做呢?最终只有一个办法能够弄清楚——实验。但如果别人实验了之后 告诉你幸福与钱并不想干,你会怎么看?在无可辩驳的证据面前你的理性大脑是被说服了,但是你的另一个大脑却根本不买帐,它的工作机制是:没钱就用焦虑来驱 动你,让你寝食不安,等你挣到钱了,就给你短暂的满足感,之后让你迅速习惯于这点满足感,迫使你把目光投向更多的钱(进一步用焦虑来驱使你去赚更多的 钱)。为什么你自己的大脑会跟你过不去呢?为什么它总是不让你开心呢?很简单,如果你总是感到满足的话,就不会去进取,在一个残酷的优胜劣汰的竞争环境 中,你的这种不思进取的基因很快就会被淘汰。经过了漫长的筛选,如今剩下来的基因几乎都是挣钱机器(《Mean Genes》)。

贪婪、嫉妒、短视、投机,这些天性也许在远古社会曾经成功地让我们的祖先占取了生存繁殖优势(并不像某些宗教书籍说的这些是所谓“原罪”,它们只不 过是适应于特定社会背景的进化心理机制、判断的与决策的heuristics而已),然而现代社会的情境已经改变,分享、合作、交流、长远、诚实,这些才 是在现代社会获得成就的方法,但由于我们的天性还没为这个社会准备好(进化是需要时间的,由于人类进入现代社会的时间太短,才区区数百年,和漫长的几十万 年想必只好比一瞬,进化的齿轮——需要经过一代代繁殖淘汰——根本还没来得及跟上,所以我们仍然在使用着适应远古社会的心理和生理机制),因此,我们常常需要用理性的声音去说服内心的原始人。幸运的是,我们可以,前提是我们必须首先了解自身。

11. 习惯。
也许,对付我们强大的习惯的最佳办法是将自己认为正确的(不管是自己经过困难或失败而领悟的,还是看到书上或听到别人说的)写下来,并常 常拿出来翻看。事实上,我的经验是,在写下来的时候我们的大脑会进入到理性分析模块,进一步检验和推理那些道理,我们越是对一个道理审视的详细、深入、全 面,大脑中留下的印象深刻,从记忆加工的角度来说,这叫深度加工,带来的结果就是该记忆与更多的提取线索相关联,于是便能够在更多的场景下被唤起(而不是 被以往的习惯直接覆盖)(《找寻逝去的自我》)。

如果对本文章感兴趣请看原文

一些随想

在过去的2008年,我成长了许多,但是这种成长确实晚来了的。因为,我已经成年了,完全具备一个成年人的条件,可笑的是我依然在过去的十几年把自己当做小孩子看待,这让我的成长陷入了一种困境而无法自拔。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对我来是说,很的重要的人,真的。我在此很感谢她,我在她那里学了不少的东西,呵呵。

在学习了c语言之后,我一直在问自己:学c语言用做什么的?在我毕业的时候是不是有用的资本(不知道资本用得对不对?)?这个疑问,一直在困惑着我。现在我渐渐地有些明白了。在我看了关于C++的书后,我发现C++大部分跟C没有区别,这使我在看C++的一些高级特性,很容易理解。但是C++也有一些细节是我现在都没弄明白的。我也不准备去弄明白了,等过段时间我再去看看那些一直是被强调的细节。

今天看了一篇关于讲c++学习的文章学习C++:实践者的方法,感觉受益匪浅。里面讲了很多关于学习的方法以及注意的问题,其中还列出了很多参考书目,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很有用的。我以前的想法跟文章中大多数人是基本相似的。太过于关注里面的细节内容,忽略了这些细节对我们真的有用的吗?这些细节真的是我们需要的吗?完成一个项目有可能用到这么多的细节吗?而实际上 20%的细节,才会用到,那些旮旯的一些东西,在实际应用大多数是用不到的。这些就是这篇的文章主要告诉我们,不要太过于关注细节,但是有些细节还是需要注意的。这就好比一枚硬币,平常几乎不会用到,但是有时候做公交车还是要投币的。

我会继续发表看过一些文章之后的观后感

在过去的2008年,我成长了许多,但是这种成长确实晚来了的。因为,我已经成年了,完全具备一个成年人的条件,可笑的是我依然在过去的十几年把自己当做 小孩子看待,这让我的成长陷入了一种困境而无法自拔。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对我来是说,很的重要的人,真的。我在此很感谢她,我在她那里学了不少的东西,呵 呵。在学习了c语言之后,我一直在问自己:学c语言用做什么的?在我毕业的时候是不是有用的资本(不知道资本用得对不对?)?这个疑问,一直在困惑着我。现在 我渐渐地有些明白了。在我看了关于C++的书后,我发现C++大部分跟C没有区别,这使我在看C++的一些高级特性,很容易理解。但是C++也有一些细节 是我现在都没弄明白的。我也不准备去弄明白了,等过段时间我再去看看那些一直是被强调的细节。

今天看了一篇关于讲c++学习的文章学习C++:实践者的方法, 感觉受益匪浅。里面讲了很多关于学习的方法以及注意的问题,其中还列出了很多参考书目,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很有用的。我以前的想法跟文章中大多数人是基本 相似的。太过于关注里面的细节内容,忽略了这些细节对我们真的有用的吗?这些细节真的是我们需要的吗?完成一个项目有可能用到这么多的细节吗?而实际上 20%的细节,才会用到,那些旮旯的一些东西,在实际应用大多数是用不到的。这些就是这篇的文章主要告诉我们,不要太过于关注细节,但是有些细节还是需要 注意的。这就好比一枚硬币,平常几乎不会用到,但是有时候做公交车还是要投币的。

我会继续发表看过一些文章之后的观后感

学习c++虚函数与纯虚函数

最近在学习c++ , 遇到虚函数和纯函数的一些问题,于是找了一些前辈们的成果分析 都是别人的研究成果。

C++ 虚函数与纯虚函数

纯虚函数定义如下: virtual functionname (parameter ) =0 ;
类的一个成员定位虚函数的实际意义在于让C++知道该函数并无意义,它的作用只是为了让派生类进行函数重载保留位置。纯虚好书的定义方法就是在类的虚函数后面加上 “ =0 ” 标记,类中一旦出现了纯虚函数的定义,那么此类为抽象类。

[cce_cpp]
#include <cstdio>
#include <cstdlib>
#include <iostream>
using namespace std;

//抽象类定义
class abstractcls
{
   public:
     abstractcls (float speed, int total) //构造函数
     {
            abstractcls::speed=speed;
            abstractcls::total=total;
       }
     virtual void showmember()=0;    //纯虚函数的定义
   protected:
      float speed;
      int total;
};

class car public : abstractcls     //抽象类派生类
{
   public:
      //派生类的构造函数,实现基类的构造函数
      car(int aird, float speed, int total):abstractcls(speed,total)
      {
         car::aird=aird;
       }
   virtual void showmember() //派生类函数重载
   {
      cout<<speed<<"1"<<total<<"2"<<endl;
   }
protected:
   int aird;
};

调用如下:

int main(void)
{
car b(250,150,4);
     b.showmember();
return 0;
}
[/cce_cpp]

总结,什么情况下需要使用纯虚函数:
1,当想要在基类中抽象出一个方法,且该类被继承类而不能被实例化时。
2,基类的方法必须在派生类中被实现时。
3,多个对象具有公共的抽象属性,但却有不同的实现要求时。

实例2. 类A有两个纯虚成员函数 Lock(),unLock() 和一个虚析构函数

[cce_cpp]
class A {
    public:
      virtual void Lock(void)=0;
      virtual void unLock(void)=0;
      virtual ~A(void);
};
[/cce_cpp]

类A实际上并没有实现这些函数,只是声明了他们。因为具有纯虚函数任何类不能用于创建运行时的对象,为了使用这个类,用户必须从这个抽象类派生出一个派生类来。而且为抽象类声明的每一个纯虚函数提供函数的定义与实现。
B类从A类派生,并提供了2个纯虚函数的定义。

[cce_cpp]
class B :public A
{
public:
    B(void);
    ~B(void);
    virtual void Lock(void) {pthread_mutex_lock(x);}
    virtual void unLock(void) {pthread_mutext_unlock(x);}
protectd:
     pthread _mutex_t x;
};
[/cce_cpp]

B类通过POSIX 函数 pthread_mutext_lock() 和 pthread_mutext_unlock() 已经实现了两个纯虚函数。如果B只实现了其中的一个纯虚函数,那么B类仍然认为是一个纯抽象类,因为它仍然包含一个纯虚函数。